海南七星彩_南国特区论坛_七星彩开奖_海南七星彩走势图

海南七星彩 > 非洲美食 >

南国特区论坛“直播非洲”火了引发的喜与忧

2019-03-28 17:17:08 非洲美食70℃

  【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 】“非洲农村小超市,你想要的都有”“非洲的真实生活,太辛酸”“非洲当地普通工人日薪16元,有朋友说,应该至少给100元,我”打开这两年中国最火的短视频分享软件抖音,在搜索栏里输入“非洲”,数不清的小视频立即出现在眼前生活在非洲的中国人在社交上直播他们的生活、分享非洲的风土人情已经成为一种常见的现象。在一些报道中,“直播非洲”甚至被描绘为“正以惊人速度崛起的产业”。一些最初抱着娱乐心态玩直播的中国人如今已经赚得盆满钵满,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这支队伍。然而,伴随“直播非洲”而生的争议声也不少许多视频呈现出贫困、等刻板印象,很容易引起观看者的不适。“中国式直播”是一种对非洲刻板印象的消费,还是伸出的帮助之手?它应当被视为对当地社会文化的“闯入”,还是为那里打开的另一扇通往外部世界的大门? 这些问题值得深思。

  也许,一些中国网民对非洲的第一印象是透过戴长沙的手机摄像头看到的:在这名23岁中国小伙子的抖音视频里,非洲有毛毛虫做的“美食”,有用垃圾与废旧纸板搭成的窝棚,有在泥泞中席地而坐喝汤的工人,还有对着手机镜头兴奋起舞的年轻人

  4年前,戴长沙来到位于非洲东南部的莫桑比克,为一家中国木材加工企业打工。在互联网这个虚拟世界里,戴长沙则有另外一个身份:一名在非洲生活的拍客和直播博主。在抖音上,他建立的账号“闯非洲的小胖子”拥有超过110万的粉丝。

  “在非洲的日子太无聊了,所以两年前我开始玩起直播。”戴长沙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很多国内网民对非洲的生活很好奇,他们知道非洲一些国家还比较穷,但想象不到这里缺吃缺喝的程度究竟是怎样。这或许是他们看我的视频的原因。”

  随着非洲与中国关系的拉近以及赴非旅游、学习、工作的人日渐增多,不少中国人像戴长沙一样,在短视频发布平台和直播软件上分享自己在非洲的经历,呈现那里的风土人情。《环球时报》记者在抖音上搜索关键词“非洲”发现,有上百个做非洲内容的账号。

  不过,一些视频的内容会让人产生一种说不清楚的“不适感”。记者看到,在“非洲”话题下点赞数最高的几个视频内容分别是:一名独自睡在地上没人理会的非洲小孩,海南七星彩虫子在她的身上爬行;在破旧的棚屋中,几名非洲少年面对一台小电视机流露出渴望的眼神;还有一名中国小伙晒出自己扎着一头小辫的非洲女友

  贫困、、搞怪,成为这些影像传递出的对非洲的刻板印象。相较而言,有关非洲的美丽自然风光、丰富多彩的动植物和城市生活的视频却不多。这样的视频在网民中会引发怎样的反馈很容易猜到:在留言区,最常见的评论是“好可怜”“难过”“中国30年前也是一样”,以及“咋让我想起了外国人在中国中国姑娘那些事”。

  《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在戴长沙拍摄的视频中,有一类视频内容最为常见也最容易得到点赞,那就是送给非洲人面包、矿泉水等在中国常见的食品,或者是一沓钞票,然后收获他们喜悦感激的神情。“这周我送给非洲朋友两袋从中国带来的方便面。他们说味道很好,只是有点辣。”戴长沙对记者说。在他最近拍的一个视频里,两个非洲小伙在户外用树枝自制了一个简陋的“灶台”煮面,然后冲屏幕竖起大拇指。

  “部分视频中的举动可能会让旁观者看起来有些不舒服。”长期在非洲做公益活动的黄鸿翔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它们尤其会引起非洲当地精英的反感。“就像一个衣饰时髦的国家的模特,来中国到处找穿着土气的农民合影,我们也会感到这隐含了某种歧视或刻板印象。非洲也是一样的。”

  对于许多拍客和主播而言,拍摄非洲并非仅仅是分享那里的奇特风俗,更是一门收益相当不错的生意。

  今年32岁的韩亮在抖音和火山App上都开了一个叫“亮哥在非洲”的账号,用来发布他在卢旺达拍摄的视频。韩亮告诉《环球时报》记者,2017年底到卢旺达时,他身上只有5900元人民币,当时日子过得十分。现在,他的生活已经相对平稳而安逸。

  “上午去店里看看,午饭后去卢旺达的农村拍视频,晚饭后再发几个视频,并回复信息、接单。”韩亮所说的“店里”“接单”是指他和朋友一起经营的非洲特产生意,比如辣木籽、牛角工艺品、森林蜂蜜等。韩亮在自己的抖音账号说明上打上了“非洲特产”的标识,并在每一条视频下注明“想要非洲特产,请加微信”,以便将他在抖音积累的90万粉丝引流到商业微信号中。

  另一种生财之道是拍摄“非洲小朋友举牌”的视频,即邀请十来个非洲小朋友,举着黑板对着镜头卖力地按照“客户”的需要喊出中文,黑板上和喊话中的内容可以是一家企业的广告,对某位朋友的生日祝福,甚至是对女友的求婚誓言,结束时还附赠一句齐刷刷的“耶”或是一个飞吻。

  在许多非洲播客的账号中都可以看到这样的视频。在韩亮的微信朋友圈里,经常可以看到推销这项业务的广告。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这样一个视频的对外标价通常是100元至200元不等,但成本经常只是一支粉笔、一块黑板,以及给非洲小朋友的几块糖果或是一点点钱。

  直播本身更是“变现”的重要渠道。戴长沙告诉记者,抖音等App会将部分播客的内容外包给其他短视频平台,并将粉丝打赏的收入与播客分成。此外,广告商可以通过平台在一些视频中投放广告,为播客带来收入。戴长沙说,一些厂商还会邀请主播参加线下商业活动,比如拍摄制作短片。对于拥有百万粉丝的播客来说,拍摄一条15秒的短片可以最少得到2000元人民币的收入。

  戴长沙向记者透露,2016年至2017年,他通过拍摄与莫桑比克有关的视频赚取约2万元人民币的“外快”。不过戴长沙说,自己没有其他在非洲的中国播客出名,因为他只在周末制作视频。如果想赚取更为可观的收入,需要有更长的时间和更吸引人的内容。

  在非洲问题研究学者李杭蔚看来,有关非洲的短视频和直播在中国火起来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它与中非近年来在、经济和人文交流方面的不断深入有关。“从本质上讲,这一现象源于中国人对了解非洲这片有了越来越强的渴望,而非洲也对在一个更加辽阔的平台上展示日益充满兴趣。”

  然而,伴随“直播非洲”而生的也有争议和思索:“中国式直播”究竟能为非洲带来什么?尤其当中国与非洲的联系越来越为所关注时,中国人与非洲一点一滴的互动都比从前更容易引发的注目与联想。

  李杭蔚曾在非洲多国做过田野调查。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对于手机直播本身,许多非洲已不陌生,甚至对此持和包容的态度。“然而,各类中国社交平台上有关非洲的内容有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单一且充满猎奇。人们讲述的故事还是自己刻板印象里的那个非洲。”

  “如果对非洲文化没有真正的了解和尊重,没有足够平等的视角和意识,我们在拍摄过程中很容易走入一些雷区,引起当地人的反感和不必要的麻烦。”李杭蔚说,“在拍摄前,不如先思考一下,这是不是一个合适的场合?在场的所有对象是否都愿意出镜?有哪些值得注意的文化差异?”

  或许,“中国式直播”的背后还有一个更宏大的命题:随着在非洲影响力日益扩大,中国该如何对待这片遥远的?在黄鸿翔看来,无论是直播还是更广义上的与非洲接触,如果能为较贫穷的非洲人带来更多经济收入,这对当地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但另一方面,中国人要注意“切不可因此把自己当做救世主”,否则从长远来看,这一定会对中国在非洲的形象造成负面影响。

  “虽然现在大部分非洲国家对中国和华人态度都十分友好,但在外部投资对本土产业日益形成冲击的情况下,非洲很容易将内部矛盾为对中国在非投资的不满。目前在个别非洲国家,我们已经能够感受到民间有一些排华情绪正在酝酿。”李杭蔚提醒说,非洲有过被殖民的历史,当地的、意识非常强,有时候甚至从中国文化的视角来看很难理解。这需要中国人更多观察和认识非洲社会,更加重视文化差异与交往细节,避免与冲突。

搜索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