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行动:成都音乐的黑色明信片着一枚阴冷的
2018年-11月-30日 14时:48分:06秒

  原标题:秘密行动:成都音乐的黑色明信片,着一枚阴冷的东方碎片

  我们的音乐有距离感,这点我们比谁都清楚。没办法,我们现在做的就是自己喜欢的,也许没那么多情怀和人文上的呈现,但有它自己的意义。

  随着一批批90后乃至更新生代的00后音乐人的成长、发声,凭靠作品就能获得大量乐迷拥趸,在当下音乐中的话语权逐渐增强。从经历的社会历史以及接受到的新事物,这一批音乐人明显区别于他们的前辈们,其内部也划分出无法统一的多样性。在玩音乐组乐队这件事上,他们有自己那一套的思维、行为和视野,独特气质越发凸显,日益影响新一代的年轻听众,而秘密行动毫无是其中佼佼者。

  秘密行动STOLEN是一支中国乐队,来自成都,由五位乐手和一名来自法国的VJ组成。秘密行动毫无疑问是一支带有视觉元素的现场型乐队,音乐融合传统摇滚乐与古早时期的合成器流行和现代电子乐场景下炙手可热的Techno、Trip-hop、Coldwave等元素,这样融合的音乐使其在现场创造出深度与爆发力并存的独特声音。专业的音乐训练、不可的音乐默契、国际视野的思考,一切一气呵成、不可思议,秘密行动是一支极具有创造力的乐队。

  左起:鼓手袁雨丰/贝斯小伍/主唱梁艺/吉他方德/合成器段轩/VJ FORMOL

  继首张全长专辑《LOOP循环》和EP《ST.OL.EN》后,乐队于9月30日推出了第二张全长专辑《Fragment东方碎片》,正如专辑介绍:它是现代东方文明这台高速运转的巨型机器掉落的一枚碎片,它拥有科幻式的冰冷严肃的外部形式,却装载着一颗神秘内敛,具有东方色彩的内心。

  最西式的音乐,却由东方的面孔和性格来呈现,这枚“碎片”充满了双面复杂性。相比《LOOP》的华丽,《Fragment》更简单直接,阴冷的电子元素让情感更含蓄深刻。“我们不能代表中国,但在某些很小的点上可以代表中国,其实这是一个没有信心的表现”。乐队向来低调诚恳,不自己,也不喜欢别人。

  图上红色的极简符号,就叫Fragment,乐队希望通过它建立一个标志,一个视觉上的反映,以后当人们看到它就会想到秘密行动。

  Mark与秘密行动的合作、友谊,开始于去年4月由他担纲制作EP《ST.OL.EN》,一切令人满意,乐队便决定邀请他继续为《Fragment东方碎片》进行制作指导,并于今年1月飞往,进行了长达20天的后期制作和混音工作。

  在,乐队早出晚归,往返于工作室和住宿地,在新里感受跟以往不同的氛围,进行了很多思考,不仅是音乐上的,更多是视野上的开拓。

  与Mark的合作,默契与分歧并行,作为电子舞曲厂牌MFS的创始人,厂牌发行过300多张唱片,捧红过几个现在依然厉害的大牌电子音乐人,他在运营上Mark很宏观,很有运营头脑,“你需要让更多人知道你,你需要把你做的事说清楚”。乐队向来低调不辞,喜欢按自己性子来,Mark教给了他们很多关于乐队运营的经验。

  “我们关系很好,他很nice,他很爱我们,在和他交流接触中,很明显能感受到这种感觉。他对我们的期望比较大,他的MFS厂牌十多年没发过片,就连他自己的作品之前也选择在别的厂牌发行,这次为了我们的新专辑,他又把MFS重新复活了,帮我们在欧洲做实体唱片的代理,类似于一个牵头人带大家认识我们,真的非常感谢。新专辑一做完,他就发给New Order主唱Bernard Sumner,因为他们关系很好。”

  几个小伙子自己都没想到会收到如此大的惊喜。当Mark告诉乐队,Bernard听了新专辑也很喜欢,作为喜欢Joy Division喜欢New Order,并受其影响形成如今的音乐方向的秘密行动,这无疑是一剂兴奋剂,因为你离你的偶像乐队更近一步了。

  还有更大的惊喜,乐队起初以为Bernard最多在自己的Facebook发条推送,没想到他竟然在New Order官网对新专辑进行了推荐。国外大牌乐队对自己的言行一向严谨,因为他们的影响力很大,不管是发表某个言论还是找演出嘉宾都非常注重,比如Radiohead当时找Arctic Monkeys做嘉宾乐队,Arctic Monkeys很快就爆火了。

  《Fragment东方碎片》在海外实体唱片与数字唱片都有发行,据乐队海外经纪人透露,新专辑在国外反响很不错,已经有一些演出预定了,乐队明年也有去欧洲去世界范围内进行巡演的。

  乐队几人从高中认识并组建,一起读川音,出过一些不愿再提起的青涩作品,参加比赛拿过,受到过歧视,从最初给别人当嘉宾乐队和别人拼盘演到自己办专场,从LIVEHOUSE到音乐节舞台,出过3张EP一张专辑,走过几次全国巡演,从成都到全国再到国外,经历过挫折,也有过收获,因为热爱从未中断,音乐越来越成熟和具有辨识度,单单这种成长过程就足够让人喜欢。

  “我们内心都觉得很幸运,能遇到可以一起同行的人。当年我们身边也有很多玩乐队的朋友,对音乐也有一腔热血很愿意为它付出,但是玩乐队真的说不准,涉及好几个人的事,两个人结婚都可能会散,更不要说我们几个人每天相处在一起, 一不小心可能因为某个点就突然散了。如果我们不是现在这样,也就不会有秘密行动这种感觉了,我们还有很长的要走,没有想过其他的方式,就算有,也是我们几个一起。”

  后来FORMOL加入,作为乐队的VJ,负责演出视觉这一块。他很融入中国,中文很好,可以一个人坐公交地铁去任意一个地方,生活自理能力比乐队另外几个人还要强。虽然是一名外籍队员,却真正融入到乐队里,已经成为密不可分的一员,参与了新专辑的作词,导演了单曲《CHAOS》的MV。

  MV的创意是他想出来的,由他和一个摄影师还有一个助理,三个人共同完成的。以前FORMOL也做过一些视频,但这算是他的第一个正式MV,如果安全按照他自己的想法来,可能这个MV会更地下,但几个人讨论后,觉得应该让镜头画面感看起来更舒服一些,这样显得更专业一点。

  虽然乐队和草台回声签约了,但很多内容输出以及其他重要的东西依然由乐队自己把控完成,很大力度保持着“”的调性,公司对乐队的支持力度很大,该配合的地方都很配合。

  冬天到了,主唱梁艺将微商,继续他的卖香肠腊肉事业,都是自家爸妈纯手工制作。贝斯小伍是收纳狂魔,爱整齐爱规制。鼓手袁雨丰很关心各种行业的收入,喜欢问服务员,扫地大妈,饭店老板各种人的收入情况。合成器段轩是无国界工作狂家与睡眠大师,每分每秒都可以挤出来工作,随时随地达到条件就能睡着。FORMOL是party中的战斗机,有好音乐常常狂舞至天亮。至于吉他方德,在吃脑比较奇怪,喜欢料理,做过番茄蛋披萨,试过冰淇淋拌新疆拌面,夏天很热,喜欢用冰可乐冰芬达泡饭,用他自己的话说,很好吃的。

  “你是哪儿的乐队?”关于这个问题,乐队以前不太注意,然而随着对这座城市音乐与自身之间的联系的认识逐渐深悟,“成都”两个字出现的频率将会刻意地越来越高。“如果一个城市的音乐氛围,因为你的乐队可以让他变更好,而你也有这种能力,为什么不这样做呢?比如曼切斯特现在的音乐,正因为有Joy Division /New Order/ Oasis/ The Smiths这批乐队的影响,才促成其“音乐圣地”盛誉的形成,而且他们的影响到现在还在持续着。”

  除了在与演出现场感受到的精致,秘密行动为外人称道的,还有他们上下班式的排练打卡,一周7天乐队有5天都在排练,周末休息,排练从上午11点到下午5点,迟到扣钱。

  乐队对这种称赞却保持谨慎态度。乐队的排练室位于三圣乡MorningHouse,起初设置打卡,只是为了让大家排练不迟到,因为在成都懒散迟到再正常不过,打卡机上有,可以按分钟扣钱。在乐队看来,大家都不是天才的音乐家,都是一步步学习过来的,如果排练这项工作停一段时间,不仅会生疏,而且在这个里很多东西会被削弱,能力会消退。

  梁艺表示:“我们不想标榜这个事情。很多人听说在成都竟然有个乐队是打卡式排练,于是给我们打电话说要给你们做专访,这个事就显得有点变质了,好像是我们在标榜在卖这个东西了。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因为我们真的需要排练,别人觉得秘密行动演出好,是因为我们这样排练了,如果我们每星期只排练2次,就不会有那么多人突然看到你们演出就很兴奋然后喜欢你。至于给我们加的这些东西,我们不介意但不大家这么说,听起来很怪。”

  乐队早已形成排惯,没再进行打卡了,迟到几分钟大家还能互相理解,而一旦有迟到超过20分钟就要打电话压力了。

  除开排练、演出,乐队几人没啥特别的兴趣爱好,跟正一样,私下也是听听音乐看看剧,自认为算是比较无聊的老年生活。出了这张专辑,等巡演结束稍作修整,乐队即将准备新的作品。对乐队而言,结束就是结束,就不会停留在自己的作品上很久,别的乐队或许凭借一两首歌可以吃老本,但秘密行动不能吃老本。

  就像梁艺说的:“别人吃老本,说明别人的本够,像我们这种类型的音乐,你就要一直有新的变化,你要让别人觉得我们一直在前进。这是音乐类型的原因,如果我们是做流行音乐的,有几首歌特别火可以让我们每场演出赚很多,那一年下来我们都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前进,是一直写套化的流行歌?还是不写歌只演出?不过我们根本就没想过这件事,我们绝不会给自己以及我们的听众乐迷一种潮流、的感觉,我们会一直保持秘密行动的那种感觉。 ”

  “我们的音乐有距离感,这点我们比谁都清楚。不像民谣“我也在桥上给过别人一支”便能写出很多故事,包括我们也看了新歌评论,很多人都说这张专辑好,但很少有人讨论它给自己带来了什么,我们的音乐就是这样,很难找到切入点去延展太多东西。国外倒不存在这些问题,好音乐是什么感觉大家都知道。没办法,我们现在做的音乐就是我们喜欢的类型,也许没那么多情怀、人文上的呈现。但我们也希望让别人觉得我们的音乐不只是跳个舞、躁一下,它也有它自己的意义。”

  秘密行动新专辑全国巡演正在上。大巴一辆,乐队6人,经纪人,灯光师,调音师,舞台助理,纪录片导演,生活助理,新官,司机,一行共14人,这是秘密行动庞大的新专辑巡演团队,以及各种乐器、设备、装置和周边。抛开那些成名已久乐迷无数的大牌乐队/音乐人,很难再想出国内还有哪些乐队走LIVEHOUSE巡演有过这样的尝试。

  “我们只是想做得更专业更好一点,就像很多国外乐队那样。以往我们出去巡演,幕后工作人员不够,很多事想完成又完成不了,容易分心,今年新专巡演之所以选择大巴,因为我们有很多想法,我们要带上自己的灯光系统、视觉装置,还有很多精心制作的周边产品,我们想把内心想要的巡演效果更完美呈现出来。”

  22座城市,37天的紧密行程,秘密行动ST.OL.EN——来自成都音乐的黑色明信片,正驾驶着他们的巡演大巴,着一枚阴冷的东方碎片。